中国的教育培训市场一直被投资机构所青睐,学大成功吸纳鼎晖创投基金的风险投资

  全球经济寒冬 中国教育培训市场一片暖意 课外培训行业成资本市场富矿

  风险投资,投在哪儿?

  北京时间10月20日晚,学而思教育集团登陆纽交所。这家位于北京的中小学课外培训机构,交易首日股价以高于发行价40%的14美元跳空高开,最终报收15美元,首日涨幅达50%。这也是继新东方、安博等大型教育集团后,又一个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教辅机构。经济向下,教育向上,在全球经济的“寒冬中”,中国的教育培训市场却一片暖意。

  从去年至今,有近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流向了国内培训行业。教育规划纲要公布后,风投的视线开始向从事学历教育的民办高校转移。

  事实上,在过去若干年间,中国的教育培训市场一直被投资机构所青睐:2004年新东方教育集团获得老虎基金5000万美元的风投资金,2006年登陆纽交所,成为国内教育行业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企业。新东方的裂变就如同点燃了爆竹的引线,自此国内教育培训市场的“喜报”噼里啪啦接踵而来。2007年9月启明创投和SIG携2000万美元投资巨人教育集团;同年同月美国凯雷投资集团宣布2000万美元入股新世界教育集团;同年10月,鼎晖创投首轮融资2000万美元入驻学大教育;2009年8月,老虎基金携韩国KTB投资集团再次涉水,向学而思投资4000万美元……

  早在两年前,中国教育培训业就已经打好了上市的“伏笔”。成立于2001年的学大教育,一直被业内认为是国内领先的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国内最大的“一对一”个性化辅导机构。2007年,学大成功吸纳鼎晖创投基金的风险投资,主要用于提高学校的教学水平、改善教学环境、招募优秀人才等。随后,学大进入飞速发展期,仅2008年经营业绩就实现了500%的增长。截至今年9月底,学大已在全国44个城市自建了178个教学中心。今年1月至6月,学大的收入达7789万美元,实现净利润1183万美元。

  教育培训业是座“富矿”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但问题是这座“富矿”到底有多富?那些不同角色的采矿人,投资者、经营者又从中开采到了什么?

  风投为何选择学大教育?鼎晖创投基金负责人表示,鼎晖创投基金选择学大,看重的是它在中小学个性化教育领域的领先地位和创新模式。中国教育正在走向多元化与实用化,包括教育培训在内的民办教育将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下金蛋的课外辅导市场

  受风投基金青睐的不单是学大。2000年至今,中国内地已有20余家教育培训机构获得风险投资,而且这些风投由此前集中在IT培训和英语培训机构,开始转向中小学课外辅导和职业教育、继续教育等公办学校教育之外的广阔领域。

  据不完全统计,仅2008、2009年两年间,就有不少于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流向教育培训行业。5年前,老虎基金投入5000万元换取了新东方18.93%的股份;5年后再次投资学而思,占股17.5%。两大教育集团上市后,截至10月23日,新东方和学而思的股价分别为98.61美元和16.50美元,老虎基金作为投资人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德勤创投联盟最新发布报告表明,从去年至今,有近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流向了国内培训行业,占其总量的三成以上。

  “教育培训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资本聚合力,是因为它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强,培训的许多细分领域具有‘反周期’特点,尤其是在诸如中小学教辅市场,培训机构提供的服务几乎已经成为必需品,自然成为了投资机构的追捧对象。”一位全球著名投资机构的基金经理说。

  风投的大量注资与越来越多教育培训机构密集上市,成了许多业内人士判断一家培训机构是否具有成长性的一个基本标尺。在很多场合,几乎所有获得过风险投资的教育培训机构都会被问到上市的问题。因此,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大量风投资金成为教育培训业海外上市的助推器。

  另外,从市场规模本身来说,世界银行公布的报告显示,中国从小学到大学的学生人数占世界的17%,但教育市场却只占2%,因而在未来10年内,中国将成为全球增长潜力最庞大的教育与职业培训市场。

  风投“下注”教育服务业的步伐还远未结束。风险投资界人士透露,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公布后,风投的视线开始由非学历教育的培训市场,向从事学历教育的民办高校转移。目前,有多家风投基金正在试探性地与相关目标校接触。

  德勤2009年第四季度发布的《教育培训行业报告》表明,去年我国教育培训市场总值约6800亿元,预计到2010年,正规市场规模将达9600亿元。其中由于中小学教育资源的争夺激烈,需求趋于刚性,中小学课外辅导市场已成为最受投资者关注的金蛋。

  不可否认,随着学大教育等教育培训机构的密集上市,更多的风投“下注”潮也将可能向更广阔的教育领域延伸。在相关政策的扶持下,一批优质的民办教育将可能获得风投基金的支持。但是,这波海外上市和风投的“下注”潮,对于教育培训、教育服务市场,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个领域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在北京重要的交通枢纽公主坟一带,原本为方便乘客寻路使用的地铁站出口指路标识牌,已经被培训学校的名字占据了半壁江山,学大教育、ABC外语培训学校、新东方公主坟校区……

  上市融资,如何用?

  从简易作坊到上市公司

  教育培训机构上市就像是一次“体检”,可以让企业全部置于“阳光之下”,有利于教育培训机构自身以及整个行业的规范化发展。

  “其实国内的课外教辅一直不难做,上世纪90年代后期,各种培训班就已经满天飞,在地上竖一个牌子就能招生。我就在北京西城区教育局边上立了个牌子,然后让传达室的老太太帮我报名,报一个孩子给她10块钱。教材成本大概每本10元,北青报上登一次广告300元,然后在附近的学校租间教室,用一次才25元,这样班就办起来了。”

  亲历了5个多月的上市筹备过程,学大教育首席执行官金鑫说,对于目前良莠不齐、过于分散的国内培训市场而言,教育培训机构上市就像是一次“体检”,可以让企业所有的管理、经营、财务等全部置于“阳光之下”,既有利于在全球范围打造自己的品牌,又有利于教育培训机构自身以及整个行业的规范化发展。上市后,学大计划今后继续围绕中小学“一对一”课外辅导的个性化教育理念,提供更多的个性化教育服务项目。

  魏先生曾经在1996年~1999年办过3年少儿剑桥英语班,同时也在新东方等其他培训学校教课:“当时我记得早上7点开始骑车去新东方教课,晚上再回到西城外国语学院给我自己的班教课,一天就能挣1200元人民币,相当于我爸一个月的工资。”

  金鑫说:“上市后,学大会站在一个比现在更高的起点思考和做事,并且有更多的资金、更好的团队和更高的目标。学大希望能整合更多资源、团队和更好的模式来提升和完善学大教育的服务,帮助中国更多家庭和孩子享受到高质量的个性化教育服务。同时,我们希望能够把我们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模式带到国外去,也就是帮助中国的教育走出去,实现国际化的交流。”

  由于是单兵作战,自己办班自己教,魏先生做了3年的教辅学校挣了大概30万元,用他自己的话说,“算是很一般”。随后他留学德国,目前任职加拿大一所公立大学的研究中心主任。但他每次回国,看到曾经的“战友”,或者新加入的同行时,仍然禁不住感慨:“这几年他们的规模做得相当大,我现在的经济实力已远远不能与他们相比。”

  据学大公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上市后,学大募集的资金将有两个用途:一是用于改进运营和技术平台,开发个性化教育产品、教学内容、教材和服务,以及引进高素质人才等;二是用于全国教学中心的网络建设,今后两年在全国计划每年新建70家个性化学习中心。

  短短十几年,国内中小学教育培训的状况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校舍从中小学或民办学校的闲置教室,转到名校周边以及繁华商圈的高档写字楼;教师从大中小学老师或兼职大学生,到现在经过一轮轮训练筛选的专职辅导老师;管理从小规模式的简易作坊到如今的教育集团、上市公司……

  吸引风险投资—发展—上市—融资—再发展,似乎已经成了国内几乎所有教育培训机构一个共同的成长公式。其实,这只是国内教育培训机构海外上市热潮的一个开端。根据德勤创投联盟的调查数据显示,国内受访的教育培训企业,80%表示有融资需求,近50%有上市打算,并一致倾向海外上市。之前已获得风险投资的达内科技、东方标准和北大青鸟等IT培训机构,作为中国教育培训机构海外上市下一梯队的主力军团,如今先后也进入“临跑阶段”。

  甚至连机构负责人的思想都发生了转变。除了挣钱外,“当上教育行业的领头羊,不断推动中国教育的发展,甚至挤上世界舞台成为代表中国的领军企业”变成了许多教育集团老总的心头愿景。

  国家总督学顾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陶西平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大力支持民办教育,改进非义务教育公共服务提供方式,完善优惠政策,鼓励公平竞争,引导社会资金以多种方式进入教育领域。因此,中国民办教育发展将面临新的发展机遇。

  海淀区是北京的文化教育大区,据北京市海淀区民办教育行业管理协会统计,截至2008年年底,全区共有民办教育机构近600家,其中大多为非学历教育的培训机构。2006年~2008年近3年内,这些培训机构的房租达到4个多亿,教学设施投入约5600万元,全区各培训机构共为教职员工发放酬金12.64多亿元,广告费付出6511万元,纳税1.23多亿元。

  世界银行2008年发布的《通过终身学习来提高中国的竞争力》报告说,中国从小学到大学的学生人数占世界的17%,但教育市场价值却只占2%。在刚性需求之下,未来10年,中国将是全球增长潜力最大的教育与职业培训市场。

  25%的利润率算不算暴利

  国际数据中心中国公司(IDC
China)的最新数据表明,2008年,中国私人教育支出总额高达5608亿元,其中课外辅导的支出就达823亿元,2013年该领域的支出将增至1274亿元。而目前包括学大教育、新东方等国内排名前五位的教育培训巨头,也仅仅占整个中小学课外辅导市场份额的1.6%。显然,这个市场还只是处于发展初期。

  在一些网友的评选中,课外的教辅机构被认为是暴利行业,动辄上万元的学费早已不鲜。究竟教辅行业算不算得上是暴利呢?

  “目前中国家庭支出最大的项目,第一是住房,第二是教育。教育培训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很多环节还比较落后,因此整个行业存在很多发展机会。”学大教育集团总裁王钧表示,教育行业是预先付款,不存在库存、应收账款等问题,抗经济周期性衰退的能力比较强。

  “学大教育”成立于2001年,9年前还是一个提供家教服务的网站,从2004年起采用“1对1个性化辅导”模式,开始了真正的教育服务。现今,学大已经在全国27个省,44个城市建立了157个学习中心,共有员工近1.3万人,其中老师占8000多人。

  大浪淘沙,留下谁?

  “做教育其实蛮辛苦的,没有什么暴利,能维持就不错了。”据学大教育集团总裁金鑫介绍,打造一个个性化的学习中心的成本大概在200万元左右,建成后师资供给、每年的场地管理维持都需不小的费用。

  市场“洗牌”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市场的刚性需求面前,各类教育培训机构在未来将会快速扩张,并向专业化、规模化和服务创新发展。

  虽然开销不小,但由于业务主要是针对高端家教市场的1对1辅导,一节课就要200元左右,每个学生至少每周上4课时,因此公司的现金流是较为充裕的。在2007年引入风投以前,公司就在北京、广州、天津等城市建立了30多个学习中心。2007年获鼎晖创投2000万美元入资后更是飞速扩张,2008年学大的营业收入已达3亿元人民币。

  学大教育等机构的成功上市,对国内教育培训市场是一个积极信号。

  “据一些报告称,中国校外辅导市场的规模一年大概1000个亿,这样看的话,学大只占了1%。”金鑫告诉笔者,“做教育要想赚暴利是比较难的,25%是这个行业比较合理的利润率。”

  此前,国内教育培训市场,家长交了学费、学校却不声不响“人去楼空”的事情屡有发生。同时,由于进入门槛较低,少至10万元,一个教育培训机构即可搭台唱戏,导致市场内教育培训机构鱼龙混杂。

  金鑫没有透露自己公司的利润,只是说,一些著名教育机构的利润确实已经达到25%。

  我国教育培训业有语言培训、职业培训、管理培训、教辅培训、幼儿教育几大主流类别,目前已形成了多种办学主体的市场格局,主要包括各级各类学校办的培训班、行业企业的培训中心、行业协会的培训中心、各种学会团体办的培训班、社会力量联合办学、培训公司和个人等。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各类在册的培训机构约10万家,这些职业培训机构生存状态较其他行业企业好,营收稳定,但大多小而散,多以区域发展为主,形成连锁规模发展的机构相对较少。

  行业平均20%~25%的利润率究竟算不算暴利?“老罗英语培训”的创建人罗永浩对此毫不避讳,“培训业资金门槛较低,50万元也能做,2000万元也能做,资金也容易回笼,利润率是比较可观的。”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法律事务部副部长董圣足认为,目前教育培训行业存在大量“泡沫”,“洗牌”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正常情况下,教育培训行业上市将会使这些机构获得更充足的资金,提高自身的抗风险能力,最终加速市场“洗牌”的步伐。那些规模小、把目光放在短期收益上,单纯靠广告吸引生源而忽视教育最重要、最本质功能的机构,必然遭到淘汰。经过大浪淘沙式的“洗牌”,英语、IT职业教育、中小学课外辅导、管理咨询、继续教育等领域将会呈现多个“巨头”之间的竞争。“巨头”之争的结果是,短期内可抬高参与竞争的进入门槛,这样既有利于教育培训市场的规范,也有利于国家的有效监管。

  老罗告诉笔者,他的公司是2008年9月正式开业的,连老师带员工一共近30人,成立两年已经接近收支平衡。在培训业内,“老罗英语培训”的教师课酬最高,托福教师的单次课酬能达1800元。同时,学校还推出“一元钱试听八次”、住宿班与走读班同样价格等项目。

  对于国内教育培训机构的海外密集上市,虽然近来有民间舆论认为,有利于通过市场选择在公办教育之外形成比较完善的教育服务体系,扩大社会继续教育资源、满足多样化的教育需求。但是,也有人对教育培训机构上市后是否会加剧中小学课外辅导、加重学生负担表示担心。

  “我希望自己能既坚持理想主义,又赚钱,这个行业不是没有技术门槛的,它的技术门槛就是教学质量。只有课程有质量,才能真正留住学生。”老罗对公司的发展很有信心:“我们想赚到钱非常容易,把教师薪酬砍个百分之三四十,马上就能盈利。但我们现在对钱没什么迫切需要,也不急着扩张,只要求保证高质量。我只要按着现在的标准做,招生数量每半年翻一番,顶多还有一年,就应该能完全打平甚至盈利了。”(实习生
唐晨)

  西北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史耀疆教授认为,在我国,考取重点大学的重要性被社会极度强化,短时间内难以发生根本性改变。结果,在中高考制度目前还没出现革命性变化的前提下,家长实际上把学生在校内的负担转移到了校外,这就是市场客观存在的刚性需求。“教育需求和支出受经济环境的影响很小,尤其是一些确实能满足学生、家长个性化教育需求的教育机构,未来将倍受市场青睐。”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行业内部悄然进行的重新“洗牌”还在继续。可以预见的是,在市场的刚性需求面前,各类教育培训机构在未来将会快速扩张,并向专业化、规模化和服务创新发展。但对于不断成长的中国教育培训机构而言,上市后,企业的标准化如何与市场的个性化需求融合、面对激烈的人才竞争如何进行人才培养和储备、如何在快速扩张与控制教育质量之间平衡等问题,将成为这些企业在未来的发展中迫切要解决的现实难题。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本报记者 柯进

  核心提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