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我手上有一份从网上下载来的北京市初中学校排名,一个可装3升……

图片 1四川宜宾:刚放暑假,又进“课堂”(资料图片) CFP供稿

北京市2011年“小升初”政策近日出台,再次强调“免试、就近入学”的原则。然而,对于孩子家长来说,仍然在择校的路上奔忙,但即便他们使出浑身解数,也很难选择一所“好初中”。

  花钱无数心中没底

择校风为何盛行?家长为何疲于奔命?北京市小学生家长翟先生日前接受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采访时,诉说了他的痛苦经历和纠结心态。以下是他的自述。

  699公交车上,一个妈妈与小女孩儿并排坐着,妈妈胳膊上挂着巨人培训学校的布书包。小女孩在吃盒饭,妈妈拿着手中的奥数练习册提问:“有一个大桶装满了8升汽油,另外还有两个空桶,一个可装5升,一个可装3升……”

“学校分成三六九等,是择校风盛行的根源”

  小女孩儿龙龙赶着去上的是北京海淀某中学的占坑班。每周六中午,妈妈都会带着龙龙从西城区一个初中的占坑班赶到海淀区另一个初中的占坑班。由于距离远、时间紧,每周六的午饭龙龙都是在公交车上吃的。

按照国家义务教育政策,“小升初”应该是就近上学,不存在什么竞争压力。如今“小升初”的压力这么大,主要原因在于择校。家长为什么想尽办法择校呢?你看,我手上有一份从网上下载来的北京市初中学校排名,有全市的重点初中排名,也有各区的初中排名,家长们于是就往排名靠前的重点学校去挤。

  “占坑”的含义,一般人也许听不太懂,但对家里有小学生的父母来说,这个词语就像“上班”一样熟悉。因为“占个好坑”,意味着孩子能上个好中学,是他们最大工作以外最大的使命。

让我不解的是,一方面教育部门要求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均衡发展,让孩子们享受公平的教育机会;但另一方面学校又被分成了三六九等。正因为有通过对学生考试成绩排名进而对学校排名,才导致学校未能真正均衡发展。在这种状况下,有的学校越来越好,有的学校越来越差,因而择校风愈演愈烈。

  很多家长介绍,这些占坑班大多由培训机构举办,但却与对应的名校有着某种关联。它们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招生,期间经过数次考试选拔,毕业最后一年,名次最靠前的一批学生,将有可能被相应中学录取。

据我了解,如今择校有“点招”“推优生”“特长生”“共建生”等多种方式。拿“点招”来说,一些名校初中将学习成绩特别优秀、学科竞赛获奖的尖子生定点录取,由于这些学生可以提高学校升学率,有利于学校提升品牌,根本不需要家长去找学校,而是学校主动来找学生。

  这就意味着,即使一个孩子在某个占坑班培训了4年,最后升入该学校的几率依然十分有限。另外,根据“坑”校的不同档次,又有“金坑”、“银坑”、“粪坑”之说。所以,大多数家长给孩子都是同时报几个学校的培训班,但不一定都去上课,只是为了参加考试保留可能入校的名额,但学费必须照付。

特长生也是如此,可以提升学校声誉,又叫“牌子生”,所以受到青睐。另外,孩子成绩虽然一般,只要家长有关系、肯花钱,也可以进入名校——交上几万元的赞助费就行。“择校方式五花八门,学生家长无所适从”

  “坑”班的培训费从几百元到几千元的都有。比如,龙龙是从三年级开始上占坑班的,龙龙的妈妈李女士一连报了两个,其中西城一所区重点的收费是每学期1500元,另一所海淀的名校则更贵些,要3000多元。如此算来,光是“占坑”的费用,一年就要1万多元。

我儿子马上小学毕业,这段时间对我来说每一天都是煎熬!因为我在想尽办法择校!

  即使龙龙已经“蹲”了两个“坑”,但李女士依旧不放心:“虽说孩子一直这么上着,但六年级时会有个考试,有90%%的孩子会被筛下来。占坑班是强制性培训,班上的老师讲得并不好,也不系统。要想在占坑班里留下来的话,就必须得在外面再学。”因此除了每周六的两个占坑班,龙龙还参加了巨人奥数、杰瑞英语等3个辅导班。“很多孩子都是占着坑,在外面再单学一套。”

我孩子所在小学是北京市级重点小学,而要想进一所重点初中,难度相当大,感觉比我当年考大学还难。尽管国家不允许择校,但作为家长,实在是被逼无奈。现在高考(微博)升学率提高了,升学压力通过中考(微博)向中小学层层传递,“小升初”成了“重灾区”。

  李女士从事的是物业管理工作,爱人是自由职业,家庭年收入税后大概12万元左右。李女士告诉笔者,孩子上的各种辅导班几年来一共花了多少钱,自己还真没算过。但龙龙的教育开支在家里的消费绝对占大头,差不多一半。“从她上学以后,家里基本就没攒下过钱。”

我的家住在北三环一座立交桥附近,划片的学校名声很差,我不愿意让孩子上。我妻子所在外企与一所市级重点小学是共建单位,孩子经过层层选拔终于进了这所小学,还交了3万元赞助费。我家离这所小学单程10公里,每天必须6点半起床,尽管孩子与家长都很辛苦,为了孩子能上好学校,还是认了。

  除了金钱上的开销,时间的投入对李女士影响也很大。“现在的培训班火得根本报不上,我们都是在网上排队甚至抢报的。有时候我提前选好报哪个老师、哪个班次,然后就得提前几天一直在网上盯着,不断刷新不断秒杀……上班时间我都得守着电脑。”

从五年级开始,我儿子每周六下午在一家重点初中的“占坑班”参加培训,每学期交1000元。“占坑班”也是政府三令五申要禁止的,但从来是屡禁不止。所谓“占坑班”就是在重点初中占一个“小升初”的考试名额,许多孩子是从三年级就开始“占坑”了。交了钱报了名,还必须每周去上课。

  龙龙每周六上午一个辅导班、下午一个辅导班,每个班大概3个小时。李女士全天就在外面等着。“所有的时间都给她了。我考注册会计准备了一年,后来没时间就不考了,得陪着她啊……”

由于奥数成绩不好,我儿子失去了“点招”的资格。最让我失望的是,半个月前“占坑班”的录取考试也没通过。我们想去的那所重点中学,大概有20个“占坑班”即1000名学生想“挤”进去,可最终听说只录取了30名学生。我儿子成绩很优秀,但考试成绩不公开,也不知道学校依据什么标准进行录取。

  龙龙妈妈的境遇,是目前成千上万北京小学生父母的缩影。在目前教育资源严重不均衡的状况下,孩子的小升初,成了父母们的“哥德巴赫猜想”。

有关“特长生”政策也让人哭笑不得。我儿子曾经获得科技英语大赛全市一等奖,这在2010年就算特长生,但2011年不算特长生了,你说我们冤不冤?

  家长们普遍反映,这“坑”那“坑”的挤压下,一个小学生靠现行政策电脑派位能够进入好学校的概率微乎其微。只要是不想放任自流的家长,谁也不敢老老实实等着派位,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但即使他们花钱、费精力占了坑、上了班,升学的时候仍然难有保证。

现在我儿子准备走“推优生”这条路,他是连续三年的三好学生,但要进入一所重点中学还是没有把握。如果“推优”不成,就只能走“共建生”这条路,然而我们夫妻俩的单位不是这所重点初中的共建单位,所以还要找各种关系,争取拿到一个“共建生”考试资格,这又要花不少钱,而这是最后一条路了。我们对最后的电脑派位录取不抱希望,因为那样进入重点初中,比中彩票的几率还低。

  升学压力打劫学生家庭

“逼着孩子放弃爱好,我感觉自己像罪犯”

  虽然现在龙龙占着两个“坑”,同时也在外面考着证。但令李女士头疼的是,学了这么多班儿、考了那么多证,也不知小升初时哪个有用、哪个没用。

抛开“小升初”的竞争不谈,我感到这种教育方式是对孩子天性的极大伤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